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香汗淋淋

香汗淋淋

妈妈结婚前原来就是一个有名的舞蹈老师,所以虽然她已经三十开外了,但迷人的身材还是像少女一般苗条健美。今晚爸爸和妈妈去参加喜宴,爸爸和妈妈刚从宴会上回来,妈妈的娇靥上红嘟嘟的,神态美豔中带着迷人的蕩意,这时爸爸开口说了:『美静!你是不是醉了?』我才知道妈妈今晚是喝醉酒了,怪不得和平日的神情不太一样
妈妈扯下她晚礼服的拉链,从肩膀上把那件黑色的丝绒礼服脱了下来,裏面就只剩下一件托着她两支大乳房的半罩型黑色蕾丝乳罩,和一件黑色的小巧三角裤了。那对随着她舞动肢体而抖颤颤的雪白乳房,和那神秘的三角黑森林,无法被小三角裤掩住,露出了几根细柔弯曲的阴毛。这情景刺激得我全身血液沸腾,心脏噗噗地跳着,双眼充满血丝,胯下的大懒叫已经涨得不能再大地顶在我的裤子裏。
妈妈跳了一会儿,大概有点累了,投身躺到大床上,媚眼含春地叫道:『亲爱的,快上床来干我快嘛…快来干我的鸡掰嘛,人家要你的懒叫来干我嘛』。不料就在这时,床边的电话声响了起来,爸爸接听后,他非常无奈,俯身对妈妈道:『美静!我公司有事,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,你就先睡吧!』说着走出房门,离家了。  
妈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,等不到爸爸干她的鸡掰下,不知不觉中,她的双手自己摸起了乳房和鸡掰,我在窗外藉着房裏的灯光,欣赏着妈妈那身赤裸裸、雪白而又微微泛红的细嫩胴体。妈妈的身材真是三围凹凸有致,全身肌肤光滑柔嫩,让人看了真要垂涎三尺。妈妈躺在床上像是越摸春意越浓,只见她的手慢慢地移到小腹下的鸡掰外揉了起来,那粉嫩的小腹底下,蔓生着一丛浓密蓬乱的黑色鸡掰毛,以及那高高突起像小山也似的阴户,中间藏着一条忽隐忽现的红色鸡掰,湿淋淋地已经渗出了水渍。
  妈妈左手揉摸着她的丰乳,右手在她鸡掰阴核上不停地磨擦着,小嘴儿裏也随着动作的快慢,妈妈此时看来已是骚痒难耐地将自己的手指往鸡掰鸡掰洞裏干去,不停地抽抽干干着,小嘴裏的浪淫声也随之提高起来叫道:『哎唷,我的鸡掰好痒哎,快来干我快呀…』。她大概用手无法抓到痒处,娇躯不停地扭着,不停地颤动着,小嘴裏不停地哀求要男人赶快干她。  
我终于熬不过性慾的冲动,我提步走向妈妈的房间,我三两把地将我的衣物脱去,马上爬上床,忍不住地先搂着妈妈那身雪白柔嫩、赤裸裸的娇躯亲吻起来,双手更是不老实地在她的玉乳上抚揉着。妈妈被我吻得娇躯不停地扭动着,小嘴裏『嗯…嗯…哼…哼…』不断地呻吟着。  
我已被妈妈那种断断续续的淫浪娇吟声刺激得浑身酥,一股巨烈的欲火烧得我整根大懒叫涨得红通通的,懒叫头又大又粗一抖一抖地挺立着。妈妈鸡掰裏的淫水不停地流着,我想现在已经是干她的时机了,趁她醉酒分不清是谁在干她,她会以为是爸爸干了她再出门的。于是我翻到妈妈的肉体上,準备去干她的鸡掰了,我把大懒叫头顶着妈妈鸡掰裏的阴核,把她磨得又是一阵浪抖,她的屁股也不停地往上挺动,又左右旋转着,好让她的小阴核磨到我的大懒叫头,使她的鸡掰不断地溢出大量的淫水,浸得我和她的阴毛都湿淋淋的。  
妈妈被大懒叫头的磨揉骚痒难忍地哼出:『哎唷,你的懒叫头今天怎幺变大了,嗯…磨得人家爽死了,不要再…磨了嘛,你快来干鸡掰嘛,人家要你…干进来嘛…』。我见妈妈这股浪劲,不禁同情起她的骚痒,提起大懒叫找到她的鸡掰洞口,藉着淫水的润滑,『叱!』的一声,整根就干了进去,终于干进我亲生母亲的鸡掰裏了。
  妈妈挺动着她的屁股,一次又一次地迎向我的大懒叫,好让我干得更深入、更快速,我的大懒叫头不时碰到她鸡掰裏的花心,更使她原本挺动的屁股加大力气,变成用力地狂扭和摇筛着,小嘴裏浪吟着道:『哎唷…你的大懒叫,今天怎幺变长了呀…人家的鸡掰被你干得爽死了,大力干吧,再用力干吧…』
搂住成熟的臀肉,我卖力地抽干,渐渐便加快了速度。忽然妈妈浑身剧震,发出无声的喊叫。我知道妈妈已经到了高潮,连忙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大力的抽动。美艳丰满的肉体,被我干的每一下,都让母亲全身抖动,乳浪臀波直摇。每次当我的大懒叫干到妈妈鸡掰的最底部,总会换来她几声猫叫春也似的淫浪哼声,见她不断地婉转娇吟、娇躯浪扭,那表情和动作,几乎让我不敢相信在我胯下的浪娃,会是平日雍容华贵的妈妈!妈妈任我大力地干着她的鸡掰,大懒叫又是抓狂地猛干她七、八十下,把她干的浪声大叫道:『哎呀…大懒叫哥哥,你真会干穴,人家从来没有这幺爽过…,你今晚好神勇喔…,你的大懒叫头把人家的…鸡掰顶得爽死了唷』
我见平时清雅高贵的妈妈,一干起穴来会是这般淫浪迷人,恐怕要是她自己清醒的话,作梦都不会相信她是这幺个淫蕩风骚的女人,作起爱来又是如此放蕩冶媚的浪妇,我爽得没有思考力地大叫道:『啊妈妈,你真美、真浪…,我从来没有碰过像你这幺美的女人,我能干到你真是…让我快爽死了啊…』躺在我身下的妈妈听了我的话,摇晃筛动的屁股顿了一下,好像在考虑什幺,我一见快要露出马脚了,忙加力用大懒叫猛干她,让她没有时间去思考,果然妈妈被我这轮猛攻弄得忘了刚才我不慎溜出口的话语,又挺摇着屁股迎合我的大懒叫。我想就算妈妈这时清醒过来,以大懒叫给她带来的舒爽,她也会不顾一切后果地继续和我作爱,满足她淫浪的鸡掰。
我又大力地干她,使她爽得喔啊直叫,到后来甚至媚眼翻白,娇躯浪抖地淫叫道:『哎唷好丈夫,你怎幺这幺会干啊…,干得淫乐死了哟…,人家快要忍不住了,这次真的不行了…要丢了…好爽…』妈妈大概从没有被爸爸干得这幺爽地痛快的丢过,她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猛洩着,洩到她周身爽乎乎地颤抖着,我也感到一股股又多又烫的阴精强力地喷洒在我的大懒叫头上,大懒叫也抖了几抖,顶在妈妈的鸡掰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宫裏。  
我伏在妈妈的身上,爱怜地抚吻着她全身的性感带,她微微哼出迷人的浪吟声,我刚刚射完精液的大懒叫也恢复了男性的雄风,又是硬涨涨地挺直干在她的鸡掰裏,接着开始缓缓地抽动起大懒叫,慢慢地一进一出又干起妈妈的小浪穴。刚洩完阴精的妈妈逗起了欲火,双手紧抱我的背部,两支大腿跨夹着我的腰部,像一条水蛇般地紧紧缠住我,屁股又开始扭动起来,小嘴裏又浪叫着道:『你又开始干人家的…鸡掰了,今晚大懒叫真的很勇猛,干得爽死了,大力干、干死人家好了』妈妈不停地淫蕩浪叫着,大屁股也向上挺得高高的,不断地扭摇摆筛,小骚穴裏的淫水一股又一股地狂流着。我见她这骚浪淫媚的美态,也就越干越起劲,大懒叫的动作已由猛干转成狂干,一次次地把大懒叫下下干到她的鸡掰底,像是要干死妈妈似地才能满意。  
我们两条肉虫在床上厮杀的结果,震得卧房裏的大床一跳一跳地发出很大的声音,在寂静的夜晚裏「嘎吱嘎吱」地响着。妈妈的双手反抓着枕头边的床褥,娇躯不停地左右扭摆,大屁股又摇又转,夹着我的小腿在空中乱踢着,我兴奋地一抽一干努力地干个不停。  
这时我的大懒叫大力地狠抽猛干,妈妈的大屁股狂摇直扭,两人的下身粘得死紧紧的,配合的天衣无缝,让我们双方都舒服到了极点,妈妈叫到后来连她脖子上的韧筋都浮了上来,大乳房也左摇右晃地随着她的扭动在她胸前抖动着。只听她声嘶力竭地叫道:『人家会死喔,人家会被你干死了…好美呀,好舒服…又要洩…』我伏在妈妈软绵绵的肉体上休息了二、三十分钟,我爬起身来,蹲在妈妈的胸前,把那软软的大懒叫往她小嘴裏塞,妈妈在昏迷之中却也伸着舌头舐着我的大懒叫,就这样一顶一顶地我的大懒叫在她的小嘴裏活动了起来。嘴裏的温度,再加上妈妈又吸又舐又吻的,使我的大懒叫很快地又坚硬了起来,涨得她小嘴裏满满的。  
这次我想换个方式,由妈妈的背后干她,所以我就将她像只小母狗似地趴放在床上,一双玉腿跪伏着,翘起了肥白丰满的大屁股。我跪到她身后,两腿分跨她两侧,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粉嫩的小腹,把大懒叫分开她肥嫩的玉臀缝,露出一个粉红色的鸡掰,大懒叫头顶了顶,屁股往前一挺,就把整根大懒叫干了进去,慢慢地抽干起来。  
我干了几十下,渐渐地越干越快,力量也越来越大,每次都把大懒叫整根干到妈妈的鸡掰底,顶得她直哼直叫,浑身不停地颤抖,两颗大肥乳更是不停地在床褥上划着圈圈儿,小嘴裏一直浪叫道:『你可把人家干得痛快了…舒服死了,你狠狠的干吧,干破鸡掰都没关係哟…用力呀捣烂小浪穴吧…,人家太满足了喔…』我看妈妈今晚真是骚浪得出奇,决定给她来场难忘的烧干回忆,于是左手抱住她的大屁股,右手反搂着她的小腹,猛力地往后拉,让她的鸡掰和我的大懒叫接得更紧密,一阵啪啪啪的干穴声马上响起,发出肉和肉互碰的撞击声。我每次都把大懒叫干个尽根,又用大懒叫头在她的鸡掰花心上连跳几跳,夹紧屁股连吃奶的力量都拿出来了,干得她一身浪肉抖抖乱颤,猛把大屁股朝后顶来,迎接我的大懒叫,我们这沖、摇、顶、撞、晃、摆通通来的盛况,恐怕妈妈结婚那幺多年,和爸爸在床上都未必曾经历过呢!
  我连连干干一、二百下后,妈妈浪得啊啊连叫,再也抬不起她的大屁股来迎接我的大懒叫的抽干,只见她娇躯俯卧在床褥上,偏着头呼呼地直喘着气,我看她如此不耐干,也顺着她趴下来的势子,伏在她背上休息。  
之后每当爸爸晚上不回来睡觉的夜裏,妈妈都会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,也不会锁上房门,然后又脱得赤条条地躺在床上,好像专程等我又进房去给她一次舒爽的烧干体验,我也不负所望地每次都再去干那百干不厌的鸡掰,我们就这样在半知半解的情况下快乐地过日子。
某天早餐时,妈妈穿着一袭乳白色半透明真丝长袍,满头秀髮如黑色的瀑布披散在脑后,隐约可见那水粉色的乳罩和小巧精緻的三角裤,那丰腴、圆翘、性感的丰臀的轮廓隐隐可见。那凸凹有致、成熟丰腴的胴体所展现出来的无限诱惑,惹得我一阵阵迷醉。我稍一转身,伸出左手搂住妈妈柔软的腰肢,把脸贴在妈妈丰满、圆翘的双乳间,喃喃地说:「妈妈,我爱你…」妈妈先是一怔,随即说:「傻孩子,妈妈也爱你啊!」  
我把脸贴在她丰满、尖挺的乳胸上轻轻摩挲着,左手慢慢向下滑着,滑到了她丰腴、浑润的屁股上,把右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,试探着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她修长、浑圆的大腿。妈妈彷彿触电了一般,身子一僵,一双秀目闪耀着迷离的柔情。我彷彿受到鼓励一般,左手一用力把妈妈拉坐在我大腿上,我搂着妈妈成熟、性感的躯体,妈妈的丰臀一定感觉到了我已硬涨起来的阴茎,她不安地扭动着身体。
我把妈妈继续搂抱在腿上,右手隔着薄薄真丝长袍和水粉色的蕾丝乳罩抚弄着她那对尖挺、丰满的乳房时,妈妈也不再挣脱了,而是用浑圆的双臂温柔地搂住我的脖子,微微喘息着。渐渐地妈妈已不能忍受我的爱抚,嘴里不时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:「啊宝贝儿子…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柔软而坚挺的乳房上,丰腴的身姿扭动着,肥美的丰臀摇摆着。
妈妈现在春心已然萌动,被性慾激发起的慾火,使她面颊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绯红,秀目似闭似睁,她扭动着丰腴的身体,全身的曲线毕致,真个是丰胸、纤腰、肥臀。我趴在妈妈身上,和妈妈亲吻着,手在她週身上下抚摸着,妈妈微微喘息着,任由着我的抚慰。妈妈被我抚摸得娇喘吁吁,丰腴的身体不住地扭动着:「…啊…妈妈答应你…」我勃涨得硬梆梆的阴茎隔着短裤触在妈妈身体上。我用颤抖的手拉开妈妈背后长裙的拉链,把那袭真丝的长裙轻轻褪下,这时妈妈週身只剩下小巧的水粉色蕾丝乳罩和三角裤,那太薄小了,挡不住红杏出墙,丰满、白嫩的身躯如玉脂般光润,一个几乎全裸的美艳、成熟性感的女人的肉体就横陈在我的面前。  
我伏在她的身上,妈妈无限娇羞地看了我一眼,在妈妈的配合下,解开那水粉色的小巧蕾丝乳罩,露出充满淫慾的成熟、美艳的乳房。我微微抖动的手指摸上了妈妈那一对坚挺、圆翘的乳峰。妈妈娇哼了一声,不安地扭摆了一身体. 我的双手触摸着妈妈双乳,手指轻轻地按揉着:「啊…妈妈的乳房…真是太美了啊…又丰满又柔软」我把脸埋在妈妈高耸乳峰之间,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丰满、性感的乳峰。妈妈娇哼一声,随即发出令人销魂的喘息声和呻吟声「啊…啊…妈妈让你玩得太舒服了啊…」妈妈这时已骨酥筋软,香汗淋漓,娇喘吁吁。我的手微微颤抖着、慢慢地把三角裤从妈妈胯间褪下。妈妈肥美、圆浑的丰臀向上翘起,配合着我把她身上最后一处遮羞之物剥去。这时一个美艳、成熟的肉体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。我用唇舌舔湿了她浓密的鸡掰毛,吻舔着肥厚、滑润的大阴唇,用舌尖分开润滑、湿漉漉的小阴唇。「啊…不行啊」妈妈没有想到我会去吻舔她的鸡掰,妈妈被吻舔得痒入心底,肥臀不停的扭动向上挺送、左右扭摆着,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。  
我捧着妈妈白嫩、肥美的丰臀,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鸡掰里,吸吮吻舔着她滑润、娇嫩鸡掰内壁。妈妈全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,弯起圆滑光滑洁白的大腿,把丰腴的肥臀抬得更高,以便我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鸡掰口和鸡掰内壁。「啊小坏蛋…妈妈…被你害得我红杏出墙啊…通姦偷情啊…」妈妈扭摆着娇躯,娇喘吁吁,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、尖挺、圆翘的双乳不停地地挤压、搓揉着,用力向上挺送着肥美的丰臀,以便我的舌头能更深入地探进她的鸡掰里吻舔她的鸡掰,裹吮她的阴蒂。
「啊…你把妈妈弄得太舒服了啊…爽啊…快脱了衣服…用你…你的…」美艳性感的妈妈情慾已完全高涨,令人迷醉的骚鸡掰-热切地等待着我硬梆梆、粗长雄健的阴茎去探险!我几下就把身上的衣物脱光,妈妈看到我那腿胯间那条又长、又粗的阴茎时,不由得又惊又喜。我手握着硬梆梆的阴茎,用光滑懒叫头沾着从妈妈的阴道里流出的滑腻腻的淫液,在她的鸡掰口研磨小阴唇和阴蒂。妈妈春意萌动,淫心正炽,阴道被这样一个雄健的阴茎懒叫头研磨得骚痒难耐,略含娇羞地浪叫着:「啊…别再磨了啊…快把你的…干…干进来啊…快嘛…」看着妈妈骚媚淫蕩饥渴难耐的模样,我知道她性慾正盛,淫心正炽,急需要一顿狠猛的抽干方能平熄她熊熊的淫慾之火。  
听着淫浪娇啼,看着天生的尤物,我心痒难耐,于是一手搂着妈妈一条浑圆的大腿,一手扶着硕大的阴茎对準湿漉、滑润的阴道口猛地干进去,只听「滋」的一声,那硬梆梆、又长、又大、又粗的阴茎就一下连根干进了妈妈的鸡掰里!随着我的硬梆梆的阴茎干进,妈妈头脑中残存对于因乱伦禁忌而造成的罪恶感,也就在这瞬间完完全全地消失了,妈妈久旷的鸡掰又窄又紧,随着我刚猛的一干,妈妈竟忍不住「啊」的叫出声来。
过了半响妈妈才娇喘吁吁,美目含情,瞟了我一眼:「小坏蛋,你可真狠心啊……你的懒叫这幺大,也不管妈妈受不受得了,就猛的一干到底,妈妈…都快叫你给干晕了」妈妈娇声地撒着娇,把我紧紧搂住,让硬梆梆、粗大长的懒叫紧紧地干在她的鸡掰里。
妈妈娇媚地道:「现在轻点儿抽干,别太用力…慢慢地抽干,让妈妈慢慢地适应…哦」。我趴在妈妈身上,阴茎用力在妈妈滑润的鸡掰里轻抽慢干着,妈妈也扭摆着她那圆浑、洁白的丰臀配合着,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淫浪的呻吟。「妈妈,您说我们在干什幺呢?」我把妈妈压在身下,懒叫在她的窄紧的鸡掰里干抽着,我把懒叫在妈妈的鸡掰里,扭摆着屁股,懒叫头一下一下研磨着鸡掰尽头那团软软、暖暖的的肉上。  
「啊…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…」妈妈被我研磨得娇喘吁吁:「啊…我们是儿子的大懒叫…干…干妈妈的美骚鸡掰啊…」妈妈羞得满面酡红,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,娇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!「舒服啊…妈妈的屄被你的大懒叫干…干得舒服啊」淫火正炽的妈妈的洁白、光润、丰腴肉体随着我硬梆梆的懒叫抽干的节奏起伏,她灵巧地扭动肥美的丰臀向上挺送着,淫浪骚媚地娇叫着。  
我把妈妈压在身下,懒叫用力在她的鸡掰里抽干着,妈妈此时完全没浸在男女性爱的欢娱之中了,任凭她儿子把粗长的、硬梆梆的懒叫在她的鸡掰里抽干着。「大懒叫…干在妈妈的鸡掰里…妈妈的鸡掰就是…给你的大懒叫干的啊…用力啊…使劲干…干得妈妈舒服啊…啊…" 妈妈被我抽干得双颊绯红,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,鸡掰深处不断流出滑润的淫液。
妈妈娇艳迷人的媚态和迷濛的勾人魂魄的媚眼,她快乐的浪叫声,懒叫在鸡掰里抽出干入和着淫液" 噗滋" 、" 噗滋" 声,交织在一起。妈妈的小阴唇和阴道口内侧的两片粉红的肉,随着我的懒叫的抽出干入而翻出翻进,如同艳丽的粉红色的花瓣。当我把懒叫向妈妈的鸡掰深深干进去时,妈妈也用力往上挺送屁股迎合着我的抽干,沉醉于禁忌淫乱中的妈妈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妈妈舒爽无比「啊小丈夫啊…妈妈被干得不行了…把妈妈干死了啊…」妈妈摇摆着肥臀,鸡掰用力收缩着,夹迫着我的懒叫,一股股淫液不断地从妈妈的鸡掰深处泻出,沖激着我懒叫的懒叫头,我不再怜香惜玉,使出让妈妈销魂的研磨花心、九浅一深、左右干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。妈妈的娇躯似慾火焚身,她紧紧的搂抱着我,只听到懒叫抽干出入鸡掰时的淫液滑润之声不绝于耳,妈妈经不起我的这一阵猛烈抽干,肥白的丰臀猛扭猛摇,更不时发出淫浪销魂的叫床声:「啊…天哪…美死我了、妈妈都快被你你干死了…」如此销魂的技巧
,这一阵猛烈干抽,把妈妈爽得浑身颤慄,销魂的叫床之声不绝于耳。  
看着妈妈淫蕩骚浪样子,促使着我更加用力抽干着懒叫,似乎要干穿那诱人令人销魂的鸡掰。妈妈被我抽干得欲仙欲死、娇喘吁吁、媚眼如丝,香汗和淫液弄湿了床罩。「啊…妈妈…你的骚屄把我的大懒叫夹得爽啊…啊…我要射精了…射了」妈妈知道我要达到高潮了,用力把肥美的丰臀向上挺送,迎合着我最后的冲刺。我急速、用力地抖动屁股,懒叫用用力向妈妈的鸡掰深处挺去,妈妈则用力向上挺举着丰臀,在她销魂的浪叫声中,一阵阵酥麻从懒叫懒叫头传遍全身,精液从我的懒叫喷射而出。妈妈紧紧搂着我,鸡掰内壁抽搐着、痉挛着,承受着我射出的精液的洗礼。  
过了一会,妈妈从我身上趴起来,面对我骑跨在我的身上,肥美丰臀正压在我硬梆梆的粗壮的大懒叫上。妈妈身体微微向后仰着,双手揉捏着圆翘、尖挺的乳峰,一双迷离的美目流转着淫媚的波光。「小坏蛋,这回我要在你的身上玩。」说着,只见妈妈腾身高举肥臀,把那湿润阴道口对準我硬梆梆的懒叫,一手扶住我粗壮的懒叫,另一只手中指和食指分拨开自己的阴唇,借助着淫液的润滑,柳腰一摆、肥臀用力向下一沉,只听「噗滋」一声,我那根硬梆梆、挺直直的懒叫连根干入了妈妈的阴道里,我和妈妈都同时叫出声来。  「哦…宝贝的大阴茎啊…干得妈妈…太爽了…啊」只见她秀髮如瀑、娇喘吁吁。双乳在胸前跳动。妈妈白嫩、光润的肥臀颠动着,肥美的屁股碰在我的腿上,发出啪啪的响声。美艳、性感的妈妈,被乱伦的烧干产生的快感爽得欲仙欲死,她骑跨在我的身上,颠动着娇躯,自己用双手抓着丰满、尖挺的双乳,不停地地挤压、搓揉着。妈妈娇柔风骚淫浪的叫床声,把沉寂多年的空闺怨妇的骚劲全部释放出来。  
「噗滋、噗滋」性器交合抽干时发出的淫靡声,使得我和妈妈听得更加淫慾昂奋、性慾高亢。妈妈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,扭动着屁股,急摆肥臀狂纵直落,不停上下颠动,浑圆、肥美的屁股「啪啪」地撞击着我的大腿根,久旷性感的妈妈已被我粗长的懒叫和娴熟的烧干技巧所服,深深地沉浸在禁忌的母子烧干的快感中。
我仰卧着,身体上下挺动着,用力向上挺送着懒叫,双手把着妈妈的屁股,一下一下用力上抽干着懒叫。「啊…心爱的宝贝…你干得妈妈舒服」在妈妈放浪的叫声中,从我的懒叫强劲地射在妈妈的鸡掰里,妈妈也把下体用力向下压着,使她的鸡掰完全把我的懒叫连根包裹住。妈妈骨酥筋软、心神俱醉地伏在我的身上,轻轻喘息着,香汗淋淋。